谈恋爱!!!我永远喜欢女朋友!!

我看完默读了!!!我滚回来看同人了!!!我爱嘟嘟!!!谈你妈的恋爱!!!

失恋了,不如去死。
1

卸LOFTER,期中考考不好不下回来。

啥,我还下了LOFTER啊...

以后多来LOFTER玩👌🏻

1

考试时候瞎写的。堆砌辞藻,词不达意。

 

“我要找的地方不是这里。
“她告诉我她的故乡人杰地灵。她给我寄过她自己画的明信片,我不懂艺术,但我看得出她对这里的爱。
“她深爱的故乡绝不会是这样的。”
她语气中透露出的失望让我觉得不大痛快,但我还是敷衍地问了一句:“为什么?‘她’爱的地方该是什么样?”
她沉默了好一会儿,甚至让我以为她根本没听见我的问题——或是不想回答。我觉得有点尴尬,正想说点什么缓解气氛,却听见她突兀地开了口:“这里没有灵魂。说一个地方钟灵毓秀,‘灵’排在‘秀’之前。这里的景和她画的很相似,青山一样的层峦叠翠,绿水一样的烟波浩渺,但她的景中山有山魂、水有水魄,这儿的景却都是死的。在画里我能看到草长莺飞,听到春山如笑;当真真切切地站在山前时——我却感受不到山有一丝一毫的生气。”

韩张:我家的房东是一个脾气很倔的老头。

 

阮合欢:你娘是死是活与我何干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何雯:刘妈说合欢姊姊是妖精,我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宋安然:她太普通了,芸芸众生中不知有多少和她一般的人。

    

齐眉:那是个传奇一样的人物,每天把自己打扮得好似一只山鸡。 

    

双花:植汝远来应有意,好收吾骨瘴江边。

    

钟柳:那女魔头即使是挫骨扬灰多少次,也不配与我们并肩!

    

《篾匠》:我没有听见熟悉的梆子声,却听见一声唢呐。也不知该喜还是该悲。

    

旅人:这里的一切都是死的——这不是我要找的地方!     

 

莫临:她恍恍惚惚地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书里有这么一段话:“(先不找了,天填坑的话会带入的,是《月亮与六便士》里的)”......后面是什么?后面是......她似乎想不起了。

1

他说这话时眼底的光好比足以燎原的星火,仿佛因这三言两语回到了年少时。时间可以冲淡的东西太多了,但他身上的光芒经过时间的磨砺愈发耀眼。
我从他身上看见了他的那段峥嵘岁月。我猜不出那个年代的他们会有怎样的荣耀,只觉得能站在他身边的人,定不该逊色于他。

2018.06.22

上数学课瞎写的,写的是韩文清……“能站在他身边的人”就是新杰啦。其实这个也是上一条提到的那个韩张的一小部分……会努力写完的!

7

(1)
我是一棵枇杷树,是他在十年前种下的,天一热他就坐在我的树根旁。一开始我嫌他烦,他一坐我就把枯叶往他身上招呼。时间久了,我自认已磨砺出坚若磐石的心志,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便懒得再与他一区区人类计较。
……好吧我承认是他太麻木了,根本感受不到我的怨气。人家的枝都快抖秃了,嘤嘤嘤。

(2)
今个早晨烈日灼灼,住在屋子里的人类又搬了小凳子在我树荫下乘凉。我正努力张开枝条让他少晒点太阳,倾盆大雨“刷拉”一下就下来了。那个傻叉人类坐着坐着就睡着了,我心里干着急,却也没法叫他醒来。
妈的,急死你树哥了!!!

(3)
我企图抖下叶子让他进屋去,然而风吹雨打,我的叶子几乎沾不到他的身。这时住在邻院的小姑娘淋着雨跑了进来,大声喊他起床。他迷迷糊糊地不愿醒,我似乎听见他 嘟哝了句“新杰”还是别的什么。我记得的,他才栽下我时也念过这个名字。

(4)
他背上背包走了,甚至连放在我树下的小凳都没收,却记得给我浇了水。
他走后没几天,有个挺斯文的男人寻到这方小院,怕是来找他的。男人听小姑娘讲他走了,沉默了半天,在院子里转了一会儿,最终在我树下坐下,低声说了几句什么。
我努力听了,只听清一句“今已亭亭如盖矣”。
我理解不了这句话的深意,想来应是极悲的,否则他如何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?

2018.06.21

上着语文课拼死写的,是个没什么内容的韩张。本来应该是篇番外但正文还没开始动笔……

2

我从2016年开始pick红子小姐,到现在她还是这么冷呢…

苏茜是从2017第一次看龙族就喜欢上了,一直很凉。

©
温言安 / Powered by LOFTER